第三方登錄

第三方登錄

當前位置:首頁 > PPP資訊 > 最新資訊 > 正文

PPP入市五年引資13萬億 新征程旨在撬動民間資本

網絡 534 2019年06月25日
分享到:

2019年是PPP入市的第五個年頭。從PPP行業交出的成績單來看,當前中國的PPP,整體上還是以國企參與為主;民企營收占比和增速并不高,但凈利潤增速卻遠高于央企,表現出更強的盈利能力;不過在融資環境收緊的大背景下,受金融去杠桿及PPP新規的影響,除龍元建設外民企資產負債率幾乎都在上升。

從各家年報中關于PPP項目的總結我們不難看到,PPP接單節奏放緩是主旋律,項目質量將成為更為重要的考量因素。政策面明確提出在嚴控隱性負債的前提下,鼓勵民間資本參與PPP。不過,據經濟觀察報報道,近一年來多份審計報告指出,一些地方政府和社會資本合作項目增加了地方政府隱性債務。決策者期望利用新模式幫地方政府控制債務,不過現狀讓他們對一些PPP項目可能增加隱性債務的擔憂始終不減。對于起步至今不過五年的PPP來說,當下是一個關鍵時刻。

入市五年13萬億投入PPP

簡單來看一下交出的成績單。據財政部PPP中心數據顯示,截至2019年4月30日,財政部PPP項目管理庫入庫項目8921個,涉及投資額13.5萬億元。截至2019年4月,落地示范項目累計910個,投資額2.0萬億元。其中2018年全口徑統計下PPP市場共成交2513個項目,總投資規模為3.16萬億。財政部數據顯示,2018年PPP管理庫共清退項目2557個、涉及投資額3萬億元。

工程建設行業:央企霸占前九民企凈利潤增速明顯

從行業來看,據明樹數據統計,占據PPP項目成交規模較大的企業類型為建筑承包商,幾乎包攬70%以上成交規模的PPP。據東方財富網的行業分類,工程建設行業參與PPP項目的上市公司共有13家,其中國有企業為9家,民營企業為4家。總體來看,中國建筑在營收、凈利潤上都穩坐頭把交椅。

總營收前9名均為央企,而作為民企排名第一的龍元建設,只能屈居第十名。民企第一名龍元建設的營收只有央企第一名中國建筑的1.7%,凈利潤只有中國建筑凈利潤的2.41%。可見建筑工程領域仍然是央企占據絕對主力位置。

不過,比起營收增速和凈利潤增速,尤其是凈利潤增速,民企還是更具潛力。查閱往年公司年報發現,13家上市公司中,龍元建設的凈利潤增幅連續兩年遠遠超過其他上市公司。

對比13家上市公司2018、2017年報。央企中國化學2018年的營收增幅最高,達到39.05%,但凈利潤增幅為24.05%,小于營收增幅;龍元建設2018年營收增幅為13.09%,排在中游,但其凈利潤增幅卻達到52.05%,為13家上市公司中凈利潤增幅最高的公司;2017年亦如此,龍元建設營收增幅為22.52%,排在第二,但是凈利潤增幅卻達到74.07%,遠高于其他12家上市公司。這表明民營PPP上市公司龍元建設表現出更強的盈利增速。

作為一家民營企業,能有這樣的成績是非常厲害的。翻閱龍元建設的年報可以看到,作為長三角建筑市場最大的民營施工企業之一,龍元建設的主營業務主要分為傳統建筑施工業務和PPP業務。PPP業務毛利率高于傳統建筑施工業務,對公司盈利能力提升明顯。公司凈利潤同比大幅增長主要是因為PPP業務利潤的貢獻。

要知道,國企在營收及歸母凈利潤上占據前排也是有原因的。畢竟央企、國企由于信譽、資本和政治關聯等天然優勢,更容易抓住PPP業務帶來的發展機遇,民營企業、非上市企業想要在PPP業務領域分得一杯羹,往往難上加難。

民企:吸取不規范教訓重整再出發

政策設計者預期,PPP推動政府和社會資本合作,幫助地方政府緩解債務壓力,也可讓社會資本獲得更大的空間。在強力政策推動下,PPP一路高歌猛進,也引發諸多問題。如風險分配不合理、明股實債、政府變相兜底、重建設輕運營、績效考核不完善,社會資本融資杠桿倍數過高等泛化異化問題,積累了隱性的風險。財政部于2017年11月份掀起的一場退庫潮,PPP市場遭遇強制降溫。

2017年,財政部為了行穩致遠發展PPP(92號文),因此清退出庫不規范的項目。再加上2018年金融去杠桿,資金環境趨緊,一些公司因為自身存在不規范項目融資難落地或者資金短貸長用,引發了資金鏈斷裂的風險問題。

行業政策和金融收緊只是上述PPP公司爆雷的**,真正導致上述公司債務違約的關鍵原因,還是由于這些PPP公司為了搶占市場份額,接了一批不規范的項目,導致后期項目融資落不了地,有的甚至搶了一些條件比較差的項目。更有一些企業由于資金短貸長用,在融資能力下降的時候后續資金跟不上,導致企業無法正常經營下去。

資金在工程的前期可以說是舉足輕重的地位,那么目前PPP民營上市公司的貨幣資金存量及長期應收款情況如何呢?以截止至2018年年底對PPP項目累計中標數額最高的6家上市公司來做個簡單分析。

可以看到,除了龍元建設的資產負債率略微降低之外,其余五家公司都是上升趨勢。

長期應收款除東方園林外均為上漲趨勢,貨幣資金除碧水源及龍元建設之外均為下降趨勢。

再看這幾家上市公司在年報中關于PPP項目的總結,不難看到,放緩節奏是主旋律。

1、華夏幸福:公司新增簽署PPP項目合作協議18個,全部為環北京以外區域,主要位于環杭州、環鄭州、環合肥、環武漢、環廣州等都市圈內。公司新增的16個PPP入庫產業新城項目、3個國家級PPP示范項目,均在環北京以外區域。

2、東方園林:2018年全年,公司中標的PPP訂單數量為45個,中標金額約為408.05億元,中標節奏較上年同期放緩。

3、龍元建設:報告期內,公司中標的PPP訂單數量為21個,中標金額為205.69億元,同比有所縮減。與其他公司不同的是,這是龍元建設主動選擇的結果。2018年以來,外部政策、金融環境發生變化,同行業公司也面臨不少問題。公司在質與量之間努力尋求平衡點。不盲目追求規模和數量,而是更看重項目質量,提高門檻、精選項目。

截至2018年12月末,公司累計承接PPP業務量826.32億元,PPP項目個數70個。截至目前,公司共有國家級PPP示范項目12個,省級PPP示范項目8個,PPP項目入庫率接近100%。

不過,2018年,PPP行業經歷的危機,主要原因在于一些社會資本為了搶單接了一些不規范的項目,再加上短貸長投給企業造成了資金鏈斷裂的風險。今年以來,很多PPP企業挺過危機,在基建領域的多重政策利好之下,大量社會資本進入PPP行業是大概率事件。

2019:PPP項目明顯回升業界期待政策穩定

入市五年,PPP從最初的瘋狂到不斷規范化,問題也逐步顯現,央企面臨去杠桿的問題,民營企業流動性問題和之前過度擴張的問題同時存在。

但也不用過于悲觀。今年3月,財政部發布《關于規范政府和社會資本合作的意見》(財金〔2019〕10號),明確提出切實防控假借PPP名義增加地方政府隱性債務。這份文件列舉了要求規范的五種違規行為,包括:存在政府方或政府方出資代表向社會資本回購投資本金、承諾固定回報或保障最低收益的。通過簽訂陰陽合同,或由政府方或政府方出資代表為項目融資提供各種形式的擔保、還款承諾等方式,由政府實際兜底項目投資建設運營風險的。據業內人士分析稱,2019年第一季度推出的PPP項目少了三分之二。不過,從4月份開始,項目合同數已經開始明顯回升。

經過五年起伏,PPP已進入常態化。現實是央企面臨去杠桿的問題,民營企業流動性問題和之前過度擴張的問題同時存在。一位參與政策制定的人士認為,當前的大背景是管控債務,只有將其(PPP)與債務問題分割,才能更好的發展。此前出臺的政府投資條例,對于PPP來說是一個利好,為政府投資與PPP交集的部分提供了法制保障。下一步要做的就要保持政策穩定、預期穩定。

PPP政策設計者的預期,便是推動政府和社會資本合作,可以幫助地方政府緩解債務壓力,打破基礎設施建設等領域的壟斷,也可讓社會資本獲得更大的空間。更重要的是,政府部門如果不能以平等契約主體出現,社會資本很難積極參與其中。這就可能推動政府治理模式的轉變。所以,PPP的新征程,或將朝著能幫地方政府控制債務,減少PPP項目的隱性債務,在打破壟斷的同時撬動民間資本的方向發展。

發布人:張志強
收藏0 點贊0
分享到:
發布評論

0/400

熱度排行

中國PPP服務平臺
中國PPP服務平臺
中國PPP服務平臺
钻石永恒免费试玩